品文學 > 入贅為婿後他只想吃軟飯周元趙蒹葭 > 第九百七十七章 節日快樂
雪已停,風已住。
李玉婠的擔心頓時消失,心情也很快好了起來。
“太陽出來了!可以出發了!”
她興奮地喊了起來,忍不住抱住周元的手臂,道:“我們現在出發,今夜能趕到漢城嗎?”
周元點了點頭,道:“路面有積雪,但無傷大雅,差不多今夜子時之前就能趕到
“太好了!”
李玉婠甚至忍不住跳了一下,激動道:“我們出發吧,今夜拿下漢城,明天是大年初一,一定會是一個好的開始!”
“沒問題!”
周元笑著走出了營帳,讓眾人準備出發。
武耀營和勇效營的戰士們素質很高,都是跟隨周元征戰各處的老兵,干起活來是干凈利落。
僅僅四刻鐘,他們便將營帳收拾了起來,結成了行軍隊伍。
周元見圣母姐姐心情高興,他心情也舒適了不少。
于是他走在最前頭,運足內力,高聲喊道:“弟兄們!今天是除夕!昭景十二年的最后一天!”
“這本該是團聚的日子,但我們現在卻在異國他鄉征戰,我想說的是你們辛苦了,并且還將繼續辛苦下去
“我們要全速趕路,爭取在今夜子時之前,到達漢城
“等打下漢城,殲滅島寇,我們好好慶祝一番,到時候肉菜管夠,一醉方休!”
最后,他高呼道:“祝弟兄們節日快樂!我們出發!”
諸多士兵都笑了起來,隊伍更加整齊,迅速朝前跑去。
李玉婠騎著馬,迎著陽光笑道:“忠武王,除夕節有禮物嗎?別光是想著犒勞自己的弟兄,卻忘了我們呀!”
周元把頭湊了過去,道:“殲滅島寇,拿下漢城,把整個高麗都交給你,這算不算禮物?”
“唔…這當然算啦!”
李玉婠歪著頭想了想,才道:“但我還想要其他禮物嘛,私人禮物
好好好,每個時代的女人都想著要禮物是吧?
但如果都能像圣母姐姐一樣,男人又有什么禮物舍不得呢?
周元笑道:“送!必須送!”
別看他笑得開心,其實已經汗流浹背了,他媽的,根本沒有準備好嗎,天知道送什么,總不能把大師姐送的玉佩拿出來吧。
剛想到這里,一只纖纖玉手就出現在眼前。
手心躺著一個小巧的荷包,做工很粗糙,上面的走線也看得出有點亂,比起紫鳶的手藝差遠了。
周元下意識看向圣母姐姐。
李玉婠咯咯笑道:“你是元帥嘛,忙著打仗那么辛苦,禮物這種小事就交給我們女人啦!”
“怎么樣?漂亮嗎!”
她眨著眼睛,像是等待表揚的孩童。
當然不漂亮,但看得出這是她親手縫制的。
一個從小嬌生慣養的公主,一個女道士,一個魔教圣母,哪里接觸過什么女工,哪里會什么針線活。
天知道她什么時候偷偷學的,天知道她又在什么時候偷偷縫制,只為了此時此刻給心愛的人一個驚喜。
或許為了今天,為了這個小小的荷包,她早在幾個月前就開始了籌備和努力。
“再沒有比這更漂亮的東西了,如果有…”
周元把荷包握在手中,很輕,很柔軟,但他感受到了重量。
他知道圣母姐姐想要表達什么,針線取代了刀劍,只是在告別過去,這是在表達妻子的身份。
這一個小小的荷包,承載著她所有的情意,還有下半生的托付。
“如果有什么?”
李玉婠瞪著眼道:“還有比這個漂亮的?”
周元笑道:“如果有,那一定是我的眼睛
李玉婠撇嘴道:“就你的眼睛,也算漂亮啊!”
周元道:“但它倒映的是你的模樣
李玉婠愣了一下,嘴角不自禁翹起,臉色有些微紅,嘻嘻說道:“節日快樂!”
隨即她又低下了頭,默默笑了起來。
這一路走了大約五個時辰,她便為此開心了四個時辰。
天已黑盡,正是亥時。
大軍終于到達了漢城。
李玉婠沒有感到疲倦,周元和素幽子自然也沒有疲倦感。
但跑步而行的士兵們,幾乎都快堅持不住了,在雪地里行走,諸多不易。
“休息!”
周元大聲道:“休息一個時辰,子時正刻,準時攻城!”
天晴之后,月亮竟然也出來了,天空綴滿了星辰,和上午的大雪形成了劇烈的反差。
“或許真是辭舊迎新呢!”
李玉婠笑道:“這場雪雖然大,但很短暫,如今天晴,此刻星辰漫天,或許就預示著高麗美好的未來
“我真期待看到這里如同中原一樣,逐漸復蘇,逐漸走向更好的明天呢
周元點頭道:“一定會的
李玉婠來了精神,懷著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原則,轉頭看向自己的妹妹,道:“你的禮物呢!我都知道給師侄準備禮物,你不會沒給自己弟子準備吧!”
周元連忙打著圓場:“圣母姐姐,沒事的,本來就該男人給女人準備禮物嘛
李玉婠掀眉道:“誰說的?有愛就會準備禮物啊,和男女有什么關系,你真奇怪
素幽子淡淡道:“其實,我禮物已經準備好了
周元和李玉婠都愣住了。
還真準備了啊!
素幽子從懷中拿出了一個荷包,遞給了周元。
李玉婠臉色當場就變了:“你什么意思!也送荷包!誠心跟我過不去是不是!”
“休想打敗我啊你,我的荷包是我親手做的,這是第十七個了,之前十六個都沒弄好,淘汰了,我辛苦了三個月!”
素幽子搖頭道:“我送的東西裝在荷包里而已,元易子,你自己找個時間打開,不許給別人看
“我偏要看!”
李玉婠伸手就搶。
周元連忙塞進懷里,嘿嘿笑道:“圣母姐姐,這是師父第一次送我禮物,您大人有大量
李玉婠哼了一聲,道:“那你更喜歡哪個?”
周元連忙道:“當然是你的荷包
“這還差不多!”
她笑了起來,甜蜜說道:“再一次節日快樂!”
素幽子也輕聲道:“元易子,節日快樂
周元道:“師父,圣母姐姐,節日快樂
……
站在城樓上,看到了黑暗,也看到了火焰。
那火焰如此密集,如此炙熱,如此令人不適。
“他們一日之內就攻下了開城和汶山,他們的佛朗機炮威力太大,高麗的城樓根本扛不住
“他們的重騎兵沖鋒,我們的火槍軍都擋不住,完全被碾壓
“開城、汶山所有的戰士,全部犧牲了
聽著手下的稟告,岡坂幸澤攥緊了拳頭,面容扭曲,聲音沙啞:“你是說,全部犧牲了?”
“是的
手下低聲道:“包括海州兩千勇士,也無一幸免,我們也是剛接到情報
“對方很殘忍,不接受投降,一個都沒留,把我們的人全部殺絕了
岡坂幸澤笑了起來,笑容更加扭曲,眼中閃爍著憤怒的火焰。
他咬牙切齒道:“他們真是在除夕夜,給了我一個天大的節日禮物啊!”
“我是不是要跟他們說一聲節日快樂啊!”
“我們是不是無路可逃了啊?哈哈哈哈!”
他滿臉猙獰,緩緩回頭,輕輕道:“執行…計劃,也給他們一個節日禮物吧!”
于是,島寇行動了。
在月亮照耀之下,在星辰照耀之下,他們出動了數千人……開始屠城。
慘叫聲響徹了這座城,所有人都在逃命,所有人都躲在角落,躲在不為人知的地方。
沒有意義。
島寇瘋了。
他們知道無路可逃了,他們要在死之前,拉下整個漢城墊背。
打空了身上的子彈,岡坂幸澤把火銃隨手扔掉,提起了自己的武士刀。
他對著驚逃的百姓沖了過去。
“誰也別活了!”
“他們何其殘忍!他們甚至不接受投降!”
“我們活不了,那就都死吧!”
他怒吼著,滿臉猙獰地展開了屠殺,殺得滿城積雪染紅,殺得整個城都是污穢。
尸體倒在了雪中,倒在了血泊中,倒在了泥濘、冰冷的大地上。
累了。
疲倦了。
絕望了。
但憑什么只有我們絕望!我要所有人都絕望!
岡坂幸澤繼續殺戮!
他聽到了炮火的聲音,他知道漢軍開始攻城了。
真的無路可逃了!
他發出了大笑聲,猖狂的大笑聲。
但他的笑容戛然而止,他看到了那座搖搖欲墜的房屋。
爛墻根處,那個小女孩正乖巧地站在那里,臉上帶著羞怯的笑意。
她看到了岡坂幸澤,歪了歪頭,然后鼓起勇氣揮了揮手,笑了起來。
岡坂幸澤也笑了起來,他走了過去,笑道:“小姑娘,你好呀,叔叔又見到你了
小女孩聽不懂,她只會說自己的語言。
她的聲音羞怯而稚嫩:“叔叔…節日快樂呀…”
岡坂幸澤也聽不懂,人類的語言并不相通。
他咧嘴一笑,一刀直接砍了過去。
小女孩仰頭倒下,鮮血順著她的脖子流出。
在死前的最后一刻,她看到的是明亮的天空上,那一輪燦爛的月亮和璀璨的星辰。
她的手無力垂落,掌心攤開,那顆拇指大小的紅糖隨之滾落。
紅糖的一頭,是一排小小的牙印。
紅糖的另一頭,是一排大大的牙印。
岡坂幸澤看到了那顆糖,他表情變得更加扭曲,卻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他退后了幾步,喃喃道:“節日快樂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