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文學 > 重生八零嫁給全軍第一硬漢 > 第921章 姜綰撞了人

“上次他們輸急眼了,想要從我們這兒借點錢。”

“但我和小石頭他們交代過,咱們不放高利貸了,適當的借錢可以,但是要有限度的。”

“每天不能超過10塊錢,利息也是按照正常的利息來算,頂多比銀行多那么一點點。”

姜綰在這方面還是挺佩服花枝的。

花枝干這個休閑娛樂中心,說白了就是賭場的轉型。

要說這沒有放高利貸的也不太可能。

錢還是可以借的,但是利息卻不是那么高。

當然借錢的時候也是要抵押的,沒有抵押,不借錢。

那種家里什么都沒有,光是空口白牙說的是肯定不行。

她等于是在賭場和百姓正常借錢之間,走的一個灰色區域,這個度不難掌握,全靠一顆心如何擺正了。

姜綰也曾私下問過午陽:“這個休閑娛樂中心咋樣?”

午陽的回答是:“亦正亦邪,走在法律的邊緣,但是卻沒有越過雷池一步。”

其實公安這邊也有盯著這個休閑娛樂中心的。

要說將整個賭場全部都去除掉,甚至讓百姓不賭不玩那是不可能的。

只能說小賭怡情,大賭傷身。

但要如何控制,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命題。

大家心里都明白這一點,但誰也沒有擺在明面上來說。

花枝從姜綰身上得到靈感,倒是把這一步先給布了下來。

目前為止來看效果還不錯。

姜綰默了默問道:“那兩人在這邊可曾說了什么?”

花枝想了想:“我倒沒聽說過,主要是沒怎么詳細的了解。”

“姐姐你跟我說實話,你想從他們身上得到什么?”

“我幫你。”

姜綰瞇了瞇眼睛說道:“我想從他們這兒套點話。”

接著便低聲在花枝耳邊低語了幾句。

花枝亮了眼睛,但難以置信地問道:“這么說他們害了姐夫。”

姜綰搖頭道:“我還不確定,只是一個猜測。”

“軍區大院里最近一段時間雖說來了不少的新兵,但是那些當兵的從進來那天就嚴格訓練,嚴格要求。”

“他們說話的角度和力度和一個新兵完全不同的。”

“根據喬連成說,那兩個說話的人像極了營地里的人向營外剛來的人介紹情況。”

“這么算起來,極有可能介紹的那個人是營地里的,另外一個是外來的。”

“我起先也是這樣想的,所以把目標放在了部隊里。”

“準備要找他們團長好好商量商量此事,看看能不能調查出這個人是誰。”

“但當我看到白巧兒,知道白巧兒有兩個兄弟后。”

“尤其是看到這兩人時,我就有一種直覺,可能這事兒就是他倆干的。”

“有可能是有人收買了他們,讓他們專門演了這場戲。”

“但不管這個人是誰,也是對部隊里極其熟悉的。”

“尤其是熟悉你姐夫和他家里的這些情況,所以,我必須要把此事調查清楚。”

只有把所有的隱患都排除了,姜綰才能安心的讓喬連成回到部隊里安枕無憂。

一個隨時惦記著要算計他的人,不管是算計他和海榮天,還是真的是海榮天派來的人,這種危險都必須要想辦法掌控住。

但這些姜綰是不能和花枝說的。

花枝聽了她的話想了想,點頭道:“行,姐,你給我三天時間,我給你搞定這事兒。”

“如果真是這兩小子干的,我必然讓他們把實話吐出來。”

姜綰勾唇笑了笑,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記得別違法犯罪,但該有的手段咱也不能弱了。”

“這個度你要掌握好,不然若是你犯了罪,我可包庇不了你。”

“不但不能包庇你,我第1個不會饒了你。”

花枝聞言一點不生氣,反而揚起燦爛的笑容。

她急忙點著小臉說道:“好好好,姐你放心,我都聽你的。”

花枝的家境并不寬松,從小也是受盡了折磨。

花枝的繼父對她非打即罵。

一直逼到她叛逆,甚至離家出走,她在這邊日子過得并不好。

不然也不會把一個好好的姑娘愣是逼成了小太妹。

甚至還裝出一副很是風騷潑辣的樣子。

其實這小姑娘跟別的男人壓根沒發生什么關系,不過是嘴上嘩嘩。

“甚至形容舉止上偶爾帶著些許的風騷潑辣,目的就是為了要給自己上一層偽裝,把那些別有用心的人驅離出去。”

姜綰是真心待她的,她懂!

所以她也特別渴望姜綰能夠接受她。

能夠把她當成弟妹來看。

如今姜綰這樣認真嚴肅地警告她,就說明她是把她當成了自己人,她怎么能不開心呢?

姜綰見目的達成也沒有多停留,回家里轉了轉后就去找何山海了。

回來的路上,她一邊開著何山海那輛顛簸破舊,除了車喇叭不響,其他全都響的破車。

腦子里卻想著要怎么樣才能再次接近林瑤?

眼看著就要到何山海家附近了,忽然她的車顛簸了一下。

再然后似乎看到一道影子在車前晃過。

姜綰嚇得猛踩剎車,車子急剎停住了,雖說這車破了一些,好在剎車是機靈的。

因為她猛踩剎車,沒有點思想準備身體慣性的撞出,直接砸在了方向盤上。

這車不是新車出廠,早就已經破舊不堪,也自然沒有什么氣囊一類的東西。

而且,現在的車大多都沒有安裝氣囊,要是出了車禍就是用血肉硬往上砸。

姜綰這么一晃悠,腦袋砸在方向盤上,瞬間一陣刺痛,疼得她齜牙咧嘴,腦袋也忽悠忽悠的。

等到她坐直了身體,從車前方的擋風玻璃往前看去的時候,在路邊似乎癱坐一個人。

姜綰腦子嗡嗡響,這是撞著人嗎?

可這前后左右全都是一望無際的田地,馬路上若有個人影一眼都能瞅見,怎么剛才就沒瞧見有人在路邊站著。

她是從哪里竄出來的呀?

姜綰顧不得別的急忙開車門下去。

到了旁邊低聲詢問:“大姐你怎么樣?剛才有沒有撞到你?”

女人穿了一件灰色的工裝服,上面已經落了不少補丁,尤其是手肘那里幾乎都磨爛了。

聽到姜綰的聲音,女人晃了晃身體,緩緩抬起頭看向姜綰。

這張臉看著有那么一丟丟熟悉,但究竟哪里熟悉又說不上來。

姜綰沒多想就把她當成了大眾臉,急忙低聲詢問:

“大姐您撞了哪里?哪里不舒服,你告訴我,我送你上醫院檢查檢查吧!”